齐人石斧 的博客
     我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频道栏目

查询

标题 作者

最新评论

最新图库

博客统计
  • 今日数:0
  • 文章数:2
  • 收藏数:0
  • 图片数:0
  • 评论数:0
  • 开设时间:2009-05-18
  • 更新时间:2009-05-18

  • 最新链接


    订阅本站的 RSS 2.0 新闻组


    齐人石斧主页 >> 文章 >> 哲学 >> 浏览信息《《西游记》的哲学意义》

    哲学 | 评论(0) | 阅读(1317)
    查看详细访友列表 访友脚印

    星期一   晴天 
    主题 《西游记》的哲学意义

    内容提要:本文的主题注明了所要论述的层次,首先采用“哲学十字架”图形的方式,论述哲学全部意义的一个方面,即对哲学研究全部过程所形成的特定意义,也是指哲学体系中关于“哲学过程”的意义;再是通过这种哲学意义对《西游记》的再认识,以求达到和明了《西游记》的哲学意义,阐述《西游记》哲学意义的四个“哲学过程”:生活原型、文学文化、人文精神、心学思想。并用“唐僧取经图”和它所展示的内涵,用来说明这部书是中国文学史上唯一能够演绎哲学全过程的奇书,以及透过哲学意义反映出《西游记》的人文精神、哲学思想和文学文化。 

    关键词:哲学十字架  哲学过程  唐僧取经图  西游记学说 

        “意义在单独使用时,一点都没有意义,只有与事物相联系时,才显示出这种事物的全部含义来,在这里,是与“哲学”发生联系,形成哲学意义,它包含了哲学整个学科全部的含义。本文只论述哲学全部意义的一个方面,即对哲学研究全部过程所形成的特定意义,也是指哲学体系中关于“哲学过程”的意义。而且,它还加上了大前提,是关于《西游记》的,这就形成本文所要论述的主题――《西游记》的哲学意义。 

    本文的主题注明了所要论述的层次,首先是对“哲学意义”中的哲学过程进行认识;再是通过这种认识对《西游记》的再认识,以求达到和明了《西游记》的哲学意义,用以说明这部书是中国文学史上唯一能够演绎哲学全过程的奇书,以及透过哲学意义反映出《西游记》的人文精神、哲学思想和文学文化。

    一、哲学十字形 

         论述哲学意义,没有现存的参考,只能依据“哲学十字形”来进行。“哲学十字形”是对“哲学全过程”一种形象图解形式,也是自己研究哲学的一个体会,有专门的论述,这里只能简单地用文字加以描述。设定一个坐标中心点为“0”,外圈是一个圆,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用字母ABCD标明,分别代表思想、文化、精神和生活。在这四个哲学范畴中,生活是哲学研究的基础和出发点,方向DAC是哲学研究的理论特征,方向DBC是哲学研究的实践特征,如果用哲学研究者的身份说明这两个特征的话,假定“世界上有两种人会走哲学的探索之道”(《论中西哲学精神》成中英),左边方向的人大致为理论学者,这一路人是想追求宇宙的真实,想从知识上去掌握存在的真理,其探索哲学的动机是理性的、知性的,通过理论,产生哲学思想,最终产生精神。而右边方向的人则是基于对人生和社会的感遇,亦即基于某种存在境遇而引发对哲学的兴趣,其探索哲学的动机是实践的、生活的,通过文化,产生精神(同上)。这两路人由生活的出发点向不同方向的运动产生不同的哲学回归,即:理论型的学者是通过DACBD,完成对哲学的研究;实践性的学者是通过DBCAD,完成对哲学的感受。这两种类型的人,在哲学上的遭遇是相反的,一个是从理论到实践,另一个则是从实践到理论。
        通常意义上的哲学研究是指已经定性的范围,如西方哲学史中的古典哲学和近代哲学,基本上属于理论性的研究和探讨,其现代哲学和中国的传统哲学则是含括了“哲学十字形”中基本内容,只是还未形成哲学研究的完整体系,以及通过这套体系分解出哲学研究的不同领域。还有一个问题是,在“哲学十字形”四个哲学范畴中,相互对应的两对是不能进行相对比较的,只有通过“能动转换”,将其转换成另外一种形式,才有可比性,如生活与精神,思想与文化,将其转换成“社会与世界、思维与存在”的形式,就有了哲学研究的可行性。因此,本文“哲学意义”的全部内容就是对“哲学十字形”里面的全部内容的“界定”,就是对哲学全过程的描述所形成的特定意义。如“精神”,外圈为宇宙精神,中心点0为人的“心性”精神,“精神”只能是以思想之圆线任意一点对等于中心点“0”之“心性”的人类精神。如果隐去“生活与精神”这对形式,就只有“思想与文化”作为哲学研究的对象,而通常,哲学研究的重点放在“思想”里面,因为哲学的目的产生思想,哲学是思想的来源,这就是哲学界对哲学研究的重点之重及现状。
        “哲学意义”只是简单地阐明了“哲学十字形”作为哲学过程中的基本结构和内在表现,以及哲学研究大致的过程方向,即顺时针方向,以生活为出发点,通过哲学理论产生哲学思想,从而产生人类精神,精神通过文化形式而显现,又回归于生活本身。当我们引进《西游记》这个大前提时,有必要对“哲学十字形”中的“哲学意义”进行调整,以求达到与这一“传统文化”相匹配的“哲学意义”来,文化为“文学文化”,精神为“人文精神”,思想为“心学”思想,生活为“生活原型”,中心为点“0”为“心性”。这样,《西游记》在“哲学十字架”之中,顺利完成“哲学意义”的转变过程,这个过程,正好与传统的哲学研究是一个相反的方向。 

    二、哲学过程的《西游记》 

        1、生活原型。西游故事的起源于初唐发生的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玄奘和尚自幼聪明,读了很多佛经,发觉有些翻译不对头,于是就发下宏誓大愿,到印度校读原文。在他二十六岁的时候,私自越境立志往印度去求经,途中经历了无数困难,出游十七年(628645),经历五十多国,带回佛教经典657部。归国之后,他着手翻译,于十九年中(645663),译成重要经论73部,凡1330卷,自传有《大唐西域记》和弟子慧立的《慈恩三藏法师传》。这两部书虽说是真人真事的实录,未免夹杂了宗教的神秘色彩在里面。
        唐僧冒着生命危险偷跑到印度去取经的故事,在《西游记》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只留下了一星种子或外壳,只好又回到《慈恩三藏法师传》,寻找唐僧求经的动机和求法的目的。
        
    他既遍谒众师,备?其说,说考其义,各擅宗途;验之圣典,亦隐显有异,莫知适从,乃誓游西方,以问所惑,并取《十七地论》,以释众疑。
        
    唐僧他自己在给谢高昌王的启中说道:
        
    ......远人来译,音训不同,去圣时遥,义类乖舛,遂使双林一味之旨分成当现二常,他化不二之宗析为南北两道,纷纭争论,凡数百年。率土怀疑,莫有匠决......
        
    这两段译成白话的大意是,唐僧取经的动机和目的是为了“取经释疑”,这与《西游记》中的取经目的“取经成佛”形成了生活与文学上最明显的差异。“释疑”是从虔诚的学术态度从学术知识上对佛教经典的修订和改正,而“成佛”则是对唐僧取经成功后的赞扬和肯定,这两种目的的演变,也正是要把握的文章主题,有关《西游记》哲学意义的大致思路,即这种转变所经历的不平凡的文学演变过程,以及通过这种文字艺术形式而产生的人文精神,这种精神又被演绎成“心路历程”的理论,通过这种理论,使人生自身修养齐心性的精华,复归到现实生活中去。
        2、文学文化。文化是人类社会活动的一切现象的显示,而《西游记》由生活原型到成书定型的过程,则是文学形式不断完善、成型的文化演示,这种形式简称为文学文化。《西游记》的成书定型经历了八百年流传、演变的历史,这个过程大致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前面所讲的生活原型,唐僧取经的故事,是这漫长演变过程的“源头”。第二阶段是宋元话本的讲述阶段,成型前的演化是从宋元间刊行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开始的,它是将唐僧取经史实演化为神魔小说的决定性的一步,诗话教文叙事体由实到虚,通过说唱形式完成了文学上的创作过程。第三阶段是金元戏曲搬演阶段,这时的戏剧文学注意到了这种题材,如元人陶宗仪的《辍耕寻》,已著录了金代院本《唐三藏》和与这题材有关的《蟠桃会》、《净瓶儿》等名目,诸如此类有很多,只可惜大多是残篇断简,难以统计,但众多的戏剧极大地丰富了取经故事。现今所能见到的完善的剧目,就要数到明初扬讷的《西游记杂剧》。这出戏全面反映了唐僧取经故事,六卷、每卷四折,共二十四折,这些故事梗概都与吴著《西游记》一致,金元杂剧搬演时期是西游故事的大发展时期,其文学艺术带有元代特色,如1973年广东出土的元代磁洲窑磁枕中唐僧取经的绘画:一行四人,孙行者没有束虎皮裙,猪八戒还没有腆着大肚皮,沙和尚举着伞而不是手执宝杖。第四阶段是元明小说描述阶段,与戏剧创作同步,叙事散文体的《西游记平话》也正在元代出现,由“诗话”到“平话”,加上戏剧,都为百回本《西游记》积累了材料和艺术经验,并在一定程度决定了百回本《西游记》的范围和框架。定型的吴本《西游记》大致在明朝永乐到万历年约一百多年之间出现,下限有《西游记》金陵世德堂本的问世,其后大都是吴本的增册本。吴承恩的《西游记》是在西游记故事已经发展到相当成熟的情况下汇精华、集大成的作品,成为西游故事的定本,最完美的本子。
        《西游记》成书定型的演变过程所经历的四个阶段,对其细细体会,就会发现《西游记》的文学演变史不仅与《西游记》定本中的小说所透出的文学发展史特征相对应,而且与人生发展诸阶段都有其对应关系,其现象是:
         童话与童年。人的童年时期与文学作品中的童话相对应,可称为童话时代。《西游记》是一部童话小说(岳麓书社1987年版《西游记》前言),是一部滑稽小说、神话小说(胡适《西游记》考证),是进一部神魔小说(鲁迅“明之神魔小说”),这种小说发展史特征当相于文学演变史过程中第一至二阶段之间,即“源头”到“诗话”之间。
        诗歌与青年时代。青少年时代对应的是诗歌的时代,在《西游记》的文学演变史过程中,相当于第二过程的“诗话”阶段,而表现在《西游记》里的文学发展史特征,则留存有二百余首诗歌内容,以及诗体话语言。
        小说与中年时代。人到中手就进入了小说时代,在《西游记》的文学演变史过程中,相当于第三过程的“杂剧”和“平话”阶段,表现在《西游记》里的文学发展史特征,则是古典长篇小说。
        哲学与老年。人在中年结束,开始步入老年,也就进入了哲学时代。在《西游记》的文学演变史过程中,相当于第四过程吴本《西游记》定本阶段,表现在《西游记》里的文学发展史特征则是哲理小说。
        由上面的论述可以发现这样的规律,人的生理状态与人的思维状态是相应相关的,其人生诸阶段也是与文字发展相对应的,《西游记》定本中的文字发展史特征不仅与《西游记》版本的文学演变没过程相对应,而且,人生诸阶段,文字发展史与《西游记》里的文字发展史特征和文学演变史都存在是一一对应关系,可以说,《西游记》是一部充分表现文学文化的小说,问题是小说的哲理性有得于进一步挖掘,来表明《西游记》是中国古典小说中唯一能演义哲学全过程的一部小说,《西游记》之奇,奇就奇在它的哲理性。
        3、人文精神。前面说是从文学文化的角度来评价《西游记》,只完成了哲学十字架从DB的过程,需要进入“精神”的过程之中,前面说过,精神的最高形式是宇宙精神,人体是一个小宇宙,而《西游记》正是这种小宇宙之精神的充分体现,即人文精神的载体。《西游记》的人文精神需要从三个方面展开:
        其一,确立“人”的主题思想。这在本人论文“再读《西游记》”已经全面论述过,这里只是简单地论述其主要内容,确定的原则是应用哲学的方法将整本《西游记》变成一幅图,叫“唐僧取经图”,图中有诗来说明其画中内涵:“唐僧三性天地鬼、徒有三元神气精;行者元神神好动,石猴天生灵苗因;八戒元精精好色,游手好闲是天性;悟净元气紧相随,挑担牵马没主见。白马非马不是马,意龙神州华夏行;白经非经不是径,又去又来指书径。有去有来靠观音,慈悲感应用善心;无去无来叫如来,无极太极显真心。三心三性真善美,天地人合显精神,九九归一游自身,八十一难取心经”。“唐僧取经图”是本人的一个心得体会,在于由书变图,所谓成图的过程,就是哲学提炼的过程,是将书中的主题思想精炼成一个符号,这个符号正好又回归于唐僧取经故事的原样,只是面目全新,表现的是一个全新的、抽多的艺术品,一个活生生的唐僧骑马取经图,外圈是一圈金光,里面是被哲学抽象化了的“人”之图。
        这种由书变人经历了三个步骤,由书变图是呈象以确定“唐僧取经”真实意义,即不是简单还原于“舍身求法”的生活原型,也不是《西游记》中“取经成佛”的故事,而是突出“人”在游取《心经》的心路历程。由图到人,表明《西游记》的主题思想是关于“人”之精神及人性的艺术。图中的唐僧代表了人的肉体凡胎,人的五行态;三藏天、地、鬼、内藏三性真、善、美。三藏为三元所化,三元是徒弟,分别代表了人的三元神精气。悟空是元神,神好动,悟能是元精,精好色,悟净是元气,气相随。人之三性真善美之化身又分别是如来、观音和悟空,白马是意龙,白经是心经,东方无佛西方有佛,社会没有真理,没有思想,只有从人的心灵去寻找,这才演绎九九八十一难的完整结局。再由人到书,就是看图读小说,按图索骥,从书中寻找出与“唐僧取经图”与之相应的材料,以书中论据说明“人”之论点的合理存在,以及图中之“人”在全书中的主导地位,所要表现的主题思想。再读《西游记》,参详“唐僧取经图”,就演义成了如来、观音和悟空三心(三界)归一灵,叫心灵,金木土三兄弟历程水火洗礼合五行,三(三交三合)轮法转轮回为一大周天,成就一部《西游记》;元神、元精和元气三元归一为混元;唐僧(身)、悟空、悟能和悟净合四相;心性和四相为灵山一体,合“一体金光合四相,五行瑞气合三元”(九十五回),金木二土水火济,一部西游取经记。《西游记》的主题思想讲的就是修心的过程,所取的经就是心(白)经。心灵、三元、四相、五行合为一体,加上一个天龙马,“唐僧取经”就这样被演释出来了。再百回《西游记》里面,几乎每回的章回题目、诗歌韵文.言谈举止都充分地围绕着“人”这人主题思想进行的,在其“再读”《西游记》论文中列举的素材数不胜数。
        其二是确立“文”的文化背景。中国文化在上古文化所表现的是龙凤文化和神学文化,相溶为华夏文化。在开始有文字记载时候,三经(山海经、诗经、易经)各自代表了文化特点,其中五行、五卦体系归纳到《易经》是中国传统哲学的来源,《诗经》及其它文学形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来源,而神学文化又分化成为文学及哲学各个不同来源的补充。仅以意识形态而论,其文化特点形成中国三大宗教鼎立之势,在《西游记》中,则是通过文学文化的形式,将中国上古文化演义的三教文化的复归到华夏文化模式,形成中国传统文化下的修炼文化。全本《西游记》以会元功开篇,到六十四佛结束,至始至终都是在中国文化这个大背景进行创作的,以大文化为一统形成中国传统文化是全本小说的基本格调和大前提,把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表现得淋漓尽致,如天人合一、周易八卦、阴阳五行、儒家学术、佛道宗教、封建伦理、象数理哲等,而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恰恰又是孕育中国传统哲学的源泉所在,书中列举的一切中国传统文化现象,对于研究中国的文化和哲学,提供了取之不尽、报其丰富的素材。例如以老子的《道德经》为例的范例就有:八十一章节对应的是九九八十一难,五千余言对应的是5048斤的九齿钯和降妖杖,还有取回5048本经书,在《西游记中》,可以看出《道德径》的身影,至于经书在小说中更是趋常发挥。
        总观《西游记》全貌,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是源远流长,数理成哲和瑰宝呈象,共同说明了一个现象,即中国传统文化象数理哲的不同层次显现及主题,正是以中国文化之精华作为全书文化现象的材料信手拈来,应用自如,才显示了《西游记》的文化底蕴是古典的、民族的、传统的、文学的真实写照。因此,综计全书中的文化现象,加以整理、归类,导找出各自的来源及用处,以突出全书中“文”的特色,这种统计和分析是所有“西学”研究者都乐意所为的事情,这里不在一一说明,只是强调一点,《西游记》的人文精神至此已经有了两个,“人”和“文”,合起来就是“人文”,下面就是对“精神”的确定。
        其三是对“精神”的确定,这里仍离不开人这个主体。对哲学过程的研究可以看出,通过认识,哲学的功用就是达到哲学思想这个境界,又通过哲学思想上升到人类精神(这里指的是意识形态下的精神状态,而不是宇宙精神的全部)。正如“ 思想论”(哲学过程的思想论)中的认识所为,从感性到知性,再到理性而走到思想状况,其过程始终都脱离不了“性”这个哲学范畴内涵,它与“精神”与标点O的“心性”指的都是同一意识即“精神”。反观《西游记》里的精神,虽说达到这个“精神”方向是与常规哲学研究相反,是从文学文化上升到人类精神,但是,全书中所表现的“精神”依然是通过“性”来显示出来,具体到书中则是落实在“神”与“魔”的问题之中。
        对神魔问题的分析,确定两个内容,一是运用分析的材料,为“唐僧取经图”这个人之图的提供有力的佑证,其二就是突出“性”在“人”中的哲学份量。对神魔问题分析其方法也是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将神和魔分成两部分,神又各为神、仙、佛一派,神代表了上占文化中神话文化演义出来的神化人物,仙代表了道教体系中的神话人物,佛供表了佛教体系中的神话人物。魔又分为贼、妖、魔一派,贼代表了人间强人和人性化了的魔头,妖是指自然灵性动物成精,魔则是从神话人物中分化出来的反面人物。二是登记全本《西游记》中有姓有名、具有代表性的神魔人物,并以十四回心猿归正为分界线,列出神魔这两大部分的构成,列成统计表(从略),作为分析的材料之用。
        这里省略了统计表中的内容,归结起来,《西游记》里的神魔问题,仍然是中国传统文化大背景下诸多神话体系综合体现,前十四回是神仙社会和极乐世界的格局定型,天神地仙,西路诸佛,妖魔鬼怪,各有其出身、习性、情态,各有其地位、因果,它们的分属于不同的体系,但又相互制约依存。
        神仙社会、极乐世界和十四回以后的灵性魔界,皆是着人相而成神魔现象,其社会、世界和魔界各有其说不作论述,问题就归结到一个“灵”字,灵为窍,太白金星在第四回里说:“上圣三界中凡有九窍者,皆可修仙”。九窍者,泛指生灵,众生之灵性,他们是一切生灵成神成仙成佛的基础,神魔皆以人的形象出现,说明了人性是神性与灵性的两界山(十四回)。一切神性都超脱了魔障,超越了人性而神化,一切魔性皆不符合神性都要被超脱,这样,《西游记》的神魔问题,又可以归结为神灵问题,神灵是一切生灵“神话”存在的形态层次,灵性是众生实际存在的形态,是众生生存的基础和低级的层位,在灵界,没有真、善、美和假、恶、丑之说,只是以生存为目的,对神性来说,就有真、善、美的标准,就有超脱和超越于灵性、人性之上的主观意志存在,是被完全抽象化了的高级的意识形态。因此,当神性与灵性不可比的,人性则充当了这两种不同层次、不同存在形态的转换媒介,成为衡量两者差异的尺度标准,归根到底,神灵问题归在了一个“人”的问题中来,神魔小说最终演义为“人”学的内容。由神魔问题上开到神灵问题,由神仙佛魔形象的“神化”而转变成人性的基准,又回归到“人”学的范畴,这正是《西游记》神魔小说的艺术魅力所在,以及隐含在小说当中的哲学意义所在――人性的精神,并透过这种精神表现出来的人文精神。无论是神仙社会、极乐世界、还是“灵”性魔界,小说中所反映的都不是中华古先神话体系的简单复制,也不是几种宗教神神成份的拼凑组合,而是依文取相,描绘出真实此岸的现实社会的内心世界,依此作为“人”与“类”存在的一种稳定的制度,是“类”之制度对“人”学的承载,而“人”通过“性”则出表现出“精神”。
        《西游记》的哲学十字架从文学文化来到人文精神时,就会发现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人文精神正在脱离小说的内容而成为人类内心世界的支柱,正在同哲学过程中的哲学意义发生关系,远离小说境界向现实中回归。这种感受不是仅仅依据《西游记》是神魔小说和“古典小说”之类可以体验到的,而是通过体验人文精神喻示着一个思想的存在,那就是人类修心养性中心灵历程的主题突现。《西游记》由生活原型、宋元话本,金元戏曲到元明小说成型;又由书变图,神魔归性,类归人学,到人文精神,主题思想,其过程演义和归结,就是哲学研究的全过程,可以这样说,一部《西游记》即是一部文化小说,一部传统文化的大百科全书,更是一部哲理小说,是一部中国文学史上唯一能能够表现哲学过程研究全程的哲理小说,是通过“心学思想”对《西游记》的哲学评价。
        4、心学思想。《西游记》表现的主题思想,正是人类社会中心灵世界修身养性的结果——“心”之思想,而有关这种思想的哲学思考,在其研究过程中,统称为心灵学,俗称为心学。在哲学十字架中,从生活到思想的过程,是通过理论来表现这种过程的转换,或构建其过程的实现,来达到思想境界。这种理论就是哲学自在的内涵,即哲学研究自身重点之重点的大部分内容。关于思想、理论和结构所构成的中国传统哲学,或者说由这些构建的中国传统哲学的精华是无极思想、天人合一理论和天地人合一结构。三者皆有图式,这里只是简单地用文字来表示,无极思想是从天人合一理论而来;天人合一理论即是理论,又是一种结构图;而天地人合一结构图,即是中国传统哲学的理论(天人合一)形式,又作为哲学结构图而贯穿哲学发展及哲学史全程,其结构是天地呈自然,地人为社会,天人是世界的三角形图形,因此,在哲学十字形中从AC的哲学过程之中,还隐含着无极思想,及达成这一过程的“天人合一”理论,以及实现过程转换的天地人合一的哲学结构。或者说,中国传统哲学就是哲学结构、哲学过程及哲学发展共同构成的,通过哲学理论用来表现哲学思想及人类精神的哲学体系,其“传统”专是指非科学而言。
        论述《西游记》的哲学意义,依然是在中国传统哲学思路下的哲学思考,即取无极思想中的“心灵”作为研究主题,取“天人合一”理论中的“人”作为研究对象,取“天地人合一”结构之“人”作为研究内容,这样,《西游记》的哲学意义又被划定在中国传统哲学很少的范围内,又与前面所列的“《西游记》的哲学十字形”达成默契,共同完成对《西游记》的哲学评价。 

    三、建立西学 

        哲学十字架从思想到精神,是思想通过信念的方式在实践活动中的表现为行为过程。在“人文精神”这个过程中,经确定《西游记》是关于“人”及“性”的哲学研究主题的一部小说,在四大奇书中,这种哲学研究主题体现在《红楼梦》、《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中,又分别代表了各自的主题,即社会、国家和人民。当《西游记》通过人文精神复归到现实生活中,所经历的“心”之思想一系列过程,除了复述中国传统哲学的部分内容之外,更主要的是完成对《西游记》学术研究的界定,形成“《西》”学研究的构成,赋予《西》学新的形式,以及表现《西》学新的内涵。
        “《西游记》的哲学意义”在哲学过程中又回到现实生活的时候,其中的唐僧也就从一个活生生的现实的和尚,改变成了一个文化了的唐三藏佛了,而“唐僧取经图”中的他不再是一个现实生活的唐僧,因此,对《西游记》的学术研究,应该以文化了的唐僧作为哲学研究的对象,以及作为心灵学研究的对象,应界定在《西游记》心灵学上,简称为《西》学。《西》学的结构组成则是依据心灵学的构成为一心三元五行,其《西》学新的形式则突出表现出中国传统文化为特征的三教归一修心养性的心路历程。以《西游记》中的数字135为例,一心为心灵,道教称心,佛教叫佛,有“心即佛兮佛即心”之说,在儒教里又解释为人之仁,为心,所以三教圣人之“心”皆中国文化之思想精华所在。三元为精、气、神,是道教命里功夫,佛教主修“心”、“性”,儒家据理修身,三者合一就是性命双修。五行为金、木、水、火、土,属于中国传统文化五行体系物性特征,在性命双修过程中,有神化精、精化气,气化虚,虚化神之说,它们有内在联系是一分神十份气,一份气十份精,故135的比例关系是110100,就有13500数字的来由,金箍棒是力量的象征,就有13500斤重,其气则是“魂字1350号”的猴属。所以135数字是一种结构理论,“唐僧取经图”是新的形式,具体到《西游记》全书中的内容,则需要进一步挖掘出它的真正内涵,这就牵扯到对《西》学的重新整理和构成,这是西学中哲学结构的任务。      
          以文学文化、人文精神和心学思想构成的西学,是本文“《西游记》的哲学意义”论述的成果, “唐僧取经图”中文化象征唐僧是《西游记》心灵学研究的对象,建立西学的任务则落在哲学结构上。同时,《西游记》是最能从文学形式上说明哲学过程的一部哲理小说,也是哲学过程的一个证明材料。

     

                       

     

     

    齐人石斧 发表于:2009-05-18 16:4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