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 俯瞰众生 言他人所未思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哲学论坛.中国百家讲坛【热点讨论】 → 网友预言:邓玉娇将改造历史(二)

您是本帖的第 10617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网友预言:邓玉娇将改造历史(二)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1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从邓玉娇“家人声明”看判决书全文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h/200907/20090716203918.htm

http://www.dffy.com 2009-7-16 20:38:30 作者:黄晏铭 来源:东方法眼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傅德志拟助邓玉娇上学深造一事赞成的不少,反对的也有,反对者把傅德志这种义举——“即使一下子办不到学籍,也可以安排邓来京医疗和在我的实验室勤工俭学”称为是一种病态。那么,傅德志为邓玉娇提供学习深造和工作机会真的是一种病态吗?

  俗话说:理不辩不明,鼓不敲不响。在此,我们须首先弄清楚何为病态?《新华汉语词典》对“病态”的解释是:“不正常的状态,不健康的状态”,则为病态心里。从有人把资助邓玉娇上学读研被视为“病态”来类推,20岁出头已获自由身的邓玉娇一旦有上学的念头就属“不正常”;20岁出头已获自由身的邓玉娇一旦有读研的想法就属“不健康”,依此再往下论,已获自由身的邓玉娇只有“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呆在巴东管辖地才是“常态”,一旦离开巴东上学深造就是“病态”……这可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凡事皆得冷静对待客观分析,因为道理是相通的,凡是道理,其依据或理由皆是能“走的进去,还能返的出来”,即说出去还能说回来,这样的道理,才是真正能够称得上为道理。既然邓玉娇上学读研不是病态,那傅德志研究员助其上学读研怎么就能是“病态”了呢?由此可知,那些视傅德志助邓玉娇走出巴东并提供来京学习深造的机会,通过“勤工俭学”让邓玉娇实现读研为“病态”者们,其自身的心理才有病,这个病可不是一般的病。

  邓玉娇上学深造明摆着不是病态,可有些人为什么偏偏给说成是“病态”了呢?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接下来,我们给这些人“把把脉”,看看这些人究竟是患上了什么病:因邓玉娇的身份是农民,农民是干什么的?农民天生就是“脸朝黄土背朝天、摆地摊、贩夫走卒”的料子!读研是干吗的?读研是“贵族、机关子弟”专属的“必经之路”!这就是那些视傅德志助邓玉娇上学读研为“病态”者们长期患上的顽疾病态心理。这种病态明显是有悖于“有教无类”,那些视邓玉娇读研为“病态”者们在人性方面表现出的善良和孔夫子简直就是高天和洼地。“有教无类”的本义则是念书不分“贵族与平民、贤达和愚钝”,“有教无类”对于整个社会以及成员素质等的进步、提高无疑是起到了积大的推动作用。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傅德志,一位从事植物研究20余年的科学家的人格在全国人民的心目中是有分量的,傅德志科学家比起那些“招生要看学生家长的工作单位”,只招收公务员的子女们也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视真正的病态视而不见,却对一位科学家助一名平头百姓“勤工俭学”进行肆意的横加指责,甚至“诽谤、诋毁”,在我们看来,这样的行为才可谓是真正的病态。从此不难看出,邓玉娇读研不是病态,有人助其上学深造也绝非是什么狂热和病态。科学家助一位平头百姓“勤工俭学”发出“通知”后,迄今一直没有看到邓玉娇的回复才是不符合常态、常理的!

  另外,所有案件的判决书皆应当是公开的,不仅应当向有关的诉讼参与人公开,还应当向社会公开,可邓玉娇案一审之后的判决书全文居然是由法律学者率先在网上曝光的,但话又说回来,邓玉娇“家里人解聘北京律师的个人声明”,政府能在当地的权威媒体提早“代为高频率播放”;而当地“人民法院经过法庭审理,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就被告人是否犯罪、犯了什么罪、应否处以刑罚和处以什么刑罚等问题所作的”对邓玉娇的判决书全文因啥就不能向“声明”一样大张旗鼓地在相应的权威媒体及时地公开露布呢?这个问题是否属于病态?笔者对此不能妄下定义,尚待全民来做个论断。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h/200907/20090716203918.ht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6:51:40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2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为什么要污蔑邓玉娇?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7/20090715073019.htm

http://www.dffy.com 2009-7-15 7:29:51 作者:顾晓军 来源:东方法眼
  

最近,我的博客上,出现了一些明显违背事实、污蔑邓玉娇的跟贴。

  现,摘录几条,请大家一起鉴定。

  ……

  “博主与屠夫之流就知道借一个曾经被人包养过的二奶邓欲娇瞎折腾!这些男人也叫有出息吗?”

  “邓玉娇案炒起与其第一任律师无中生有有关,也抓住了网民愿同情小姐而憎恨贪官的普遍心理。所以,邓玉娇案社会、政治意义大于法律意义。”

  “邓玉娇原本就是KTV房里面接客的小姐,当然,偶尔也在水疗房接客。当天邓玉娇出现在水疗区事实上并不是意外,只是那天是身体不适,心情不好而不想接黄德智这个客人,当然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意料到是这样的结局。不置可否的是,邓玉娇原先就有精神疾病及暴力倾向,她的同学曾跟她妈说她在浙江回来后戴了一副眼镜而拿刀追杀同学……”

  邓玉娇,“曾经被人包养过”、当过“二奶”吗?

  ……

  我顾晓军认为:不可能!

  二奶,不是小姐,不是一次性服务,而是拿青春换明天。一般的二奶,都会在未被包之前提出要求;而这些要求,起码能在被甩或出意外时,能支撑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生活。

  若似跟贴所说,邓玉娇是“一个曾经被人包养过的二奶”;无论怎样停止“合约”,她手上都至少会有几万、十几万。

  如此,她还用得着在“梦幻城”打工、受气吗?

  “抓住了网民愿同情小姐”

  ……

  在有色情服务场所打工的女孩,一般是被统称为:“小姐”。但,各自的工作内容不同,“小姐”的含意也不同。

  我不知道跟贴的网友,为什么要强调“小姐”?

  是歧视吗?那就别谈“社会”、“政治”、“法律”及其“意义”了。你不配。

  至于,“邓玉娇原本就是KTV房里面接客的小姐”、“偶尔也在水疗房接客”、“邓玉娇原先就有精神疾病及暴力倾向”、“戴了一副眼镜而拿刀追杀同学……”等等;是不是造谣,你比我清楚。

  ……

  我顾晓军,怎么也想不明白--

  这些不留名的网友,为什么要造谣?为什么要污蔑邓玉娇呢?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7/20090715073019.ht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6:52:43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3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邓玉娇若在白玉岭管辖下会是什么情景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7/20090715164155.htm

http://www.dffy.com 2009-7-15 16:41:29 作者:顾晓军 来源:东方法眼
  

嗳呀呀,不得了耶!出大事了耶!腐败耶!太腐败了耶!

  ……

  亳州的白玉岭,20年来多次收受贿赂,在办理赌博、嫖娼等案件中,截流、侵吞罚款和赌资,放走近万人;他,还涉嫌多次强奸少女。

  你不送钱、他就要挟你送钱。20年来,受贿赂169万元、贪污13万多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157万元、违反规定经营获利107万元,他还敢毁灭证据。

  ……

  白玉岭,还强奸少女、嫖宿妓女。在亳州3家浴场,他有3个高档房间。一般,他上午到办公室处理事务;下午,就轮流到浴场洗浴、休闲,受贿。

  2005年5月,他在一家浴场两次强奸一名女收银员,后拿出6万元私了。

  2006年,河南女孩邓某被“鸡头”拐骗“献给”白玉岭;白强奸后,强迫她卖淫。邓某不堪忍受,从二楼跳下逃跑,摔断脊椎。邓某到亳州公安局控告,上访安徽省公安厅;经省厅领导批示后,亳州才办理此案,且不了了之。

  深深地自责。

  ……

  身为中国反腐败主将,兼保邓护邓之主帅,我缺乏大局观;长期身陷“邓玉娇事件”中,不能自拔。

  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忘记了水深火热之中的亳州人民。

  ……

  我顾晓军,先给自己两个大嘴巴!检讨以后再补上。

  积极地反思。

  ……

  我顾晓军,在想──

  一、白玉岭,他竟然能“潜伏”20年;在我们中国,有没有“潜伏”了30年的?有没有可能“潜伏”30年?

  二、邓玉娇,若在白玉岭管辖下,会是什么情景?

  三、白玉岭,如果是管辖我们大家;我们的日子,怎么过?中国,又怎么办?

  最后,我谨代表全国网友、老百姓,感谢伟大的亳州人民──

  感谢你们,替大家承受了不堪承受之重。

  谢谢!真诚地感谢!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7/20090715164155.ht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6:53:49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4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邓玉娇案判决书全文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sifashijian/ws/200907/20090714071308.htm

邓玉娇案判决书全文
  http://www.dffy.com 2009-7-14 7:05:00 来源:东方法眼
  

湖北省巴东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09]巴刑初字第82号

  公诉机关湖北省巴东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邓玉娇(又名邓玉姣、娇娇),女,1987年7月11日生于湖北省巴东县,土家族,初中文化程度,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服务员,住巴东县野三关镇木龙垭村10组。因本案于2009年5月1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6日被监视居住。系部分刑事责任能力人。

  法定代理人张树梅,女,1965年6月1日出生于湖北省巴东县,土家族,农民,住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竹园淌村7组。系被告人邓玉娇之母。

  辩护人汪少鹏,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刘刚,湖北诚业律师事务所律师。

  

  巴东县人民检察院以巴检刑诉字[2009]第5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邓玉娇犯故意伤害罪,于2009年6月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审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月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巴东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许雪梅、杨玉莲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邓玉娇及其法定代理人张树梅以及邓玉娇的辩护人汪少鹏、刘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提交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巴东县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邓贵大、黄德智等人酒后到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城”玩乐。黄德智要求宾馆服务员邓玉娇为其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遭到拒绝。邓贵大、黄德智为此对邓玉娇进行拉扯、辱骂。邓贵大拿出一叠钱向邓玉娇炫耀并搧击邓玉娇面部和肩部。在“梦幻城”服务员罗某某和阮某某等人的先后劝解下,邓玉娇两次欲离开房间,均被邓贵大拦住并推倒在沙发上。倒在沙发上的邓玉娇朝邓贵大乱蹬,将邓贵大蹬开,并从随身携带的包内掏出一把水果刀藏于身后,站立起来。当邓贵大再次扑向邓玉娇时,邓玉娇持刀朝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黄德智见状上前阻拦,被邓玉娇刺伤右肘关节内侧。邓贵大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黄德智所受伤情经鉴定为轻伤。案发后,邓玉娇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法医鉴定,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属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针对上述指控事实,检察机关以证人证言、勘验笔录、检查笔录、物证、书证、鉴定结论及被告人邓玉娇的供述作为指控证据,认为邓玉娇在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过程中,致人死亡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邓玉娇具有防卫过当和投案自首及系部分刑事责任能力人等情节,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邓玉娇提出:公诉机关指控其持刀刺击邓贵大不当,自己当时只是持刀在邓贵大面前上下晃动;自己的行为属正当防卫,不构成犯罪。其辩护人除了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外,还提出即使邓玉娇的行为构成犯罪,也是防卫过当,且其是部分刑事责任能力人,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应当免于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时任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主任的邓贵大和副主任黄德智等人酗酒后到巴东县野三关镇“雄风宾馆梦幻城”玩乐。黄德智进入“梦幻城”5号包房,要求正在该房内洗衣的宾馆服务员邓玉娇为其提供异性洗浴服务。邓向黄解释自己不是从事异性洗浴服务的服务员,拒绝了黄的要求。并摆脱黄的拉扯,走出该包房。与服务员唐芹一同进入服务员休息室。黄德智对此极为不满,紧随邓玉娇进入休息室,辱骂邓玉娇。闻声赶到休息室的邓贵大,与黄德智一起纠缠、辱骂邓玉娇,拿出一叠人民币向邓玉娇炫耀并搧击其面部和肩部。在“梦幻城”服务员罗文建、阮玉凡等人的先后劝解下,邓玉娇两次欲离开休息室,均被邓贵大拦住并被推倒在身后的单人沙发上。倒在沙发上的邓玉娇朝邓贵大乱蹬,将邓贵大蹬开。当邓贵大再次逼近邓玉娇时,邓玉娇起身用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朝邓贵大刺击,致邓贵大左颈、左小臂、右胸、右肩受伤。一直在现场的黄德智见状上前阻拦,被刺伤右肘关节内侧。邓贵大因伤势严重,在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亡(疫年45岁)。经法医鉴定:邓贵大系他人用锐器致颈部大血管断裂、右肺破裂致急性失血休克死亡。黄德智的损伤程度为轻伤。

  案发后,邓玉娇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罪行,构成自首。经司法精神病医学鉴定,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属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公安机关出具的邓玉娇到案情况说明材料证实:2009年5月10日20时15分,巴东县公安局野三关派出所接到邓玉娇号码为“151***32727”的电话报案称:”我在雄风宾馆杀人了。你们快来。”接警后,该所民警迅速赶到雄风宾馆,将等候在此处的邓玉娇带回派出所。此情节,还有巴东县公安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巴东县公安局野三关派出所警情信息清单、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北有限公司巴东分公司出具的客户通话清单予以印证。

  2.证人黄德智的证言:2009年5月10日下午,我和邓贵大、邓中佳等八人在巴东县野三关镇“美味佳”饭店吃饭时,我和邓贵大等四人喝了三瓶“稻花香”白酒。我们都有点醉意。晚上8时许,邓贵大安排我们一起到“雄风宾馆梦幻城”玩乐。我在玩乐时,发现正在该宾馆VIP5房间洗衣服的邓玉娇,便向其提出陪我洗浴的要求,邓玉娇予以拒绝并离开VIP5房间进入休息室。我心中恼怒,尾随邓玉娇进入休息室辱骂邓玉娇。邓贵大闻声赶至休息室,在辱骂邓玉娇的同时,拿出钱炫耀并扇击邓玉娇的面部和肩部。当邓玉娇两次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时,都被邓贵大用手掌按倒在单人沙发上。邓玉娇用双脚连续蹬邓贵大后,起身用右手在邓贵大胸前挥动。我见邓贵大受伤流血,就上前用右手将邓玉娇和邓贵大隔开,导致自己手臂被划伤。

  3.证人邓中佳(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工作人员)的证言:2009年5月10日下午,我和邓贵大、黄德智等八人在巴东县野三关镇“美味佳”饭店吃饭时,邓贵大等四人喝了白酒。晚上8时许,邓贵大安排我们一起到“雄风宾馆梦幻城”玩乐时,我听到有人争吵,即顺着声音进入服务员休息室,看见邓贵大拿出一叠百元人民币在邓玉娇面前抖动,并说“我有的是钱。”接着,邓贵大先后两次将邓玉娇推倒在单人沙发上,邓玉娇站起来用手自上而下击打邓贵大,黄德智用手去拦。我走近时发现邓贵大胸前出了很多血,黄德智右手臂也受了伤。

  4.目击证人唐芹(雄风宾馆服务员)的证言: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我在“雄风宾馆梦幻城”服务员休息室碰见从VIP5房间走出来的邓玉娇。此时,一个高个子男人(黄德智,下同)和一个矮个子男人(邓贵大,下同)先后进入休息室,辱骂、推搡邓玉娇。我见此情况,到前台喊来领班阮玉凡。阮玉凡劝解期间,邓贵大掏出一叠百元钞票在邓玉娇面前晃动并扬言要砸死邓玉娇,邓玉娇离开休息室时被邓贵大拉回室内。我又出门用手机联系经理贺德红,返回时才得知里面杀了人。邓玉娇从休息室出来,叫我将她随身携带的挎包转交其母。

  5.目击证人罗文建(雄风宾馆服务员)的证言: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邓玉娇进入休息室时,我与袁芹、王贞在休息室看电视。一个高个子男人紧跟着进入室内辱骂邓玉娇。随后,一个矮个子男人来到休息室,在辱骂邓玉娇的同时,从裤子口袋内掏出一叠百元面值的钱炫耀。我见状劝邓玉娇离开休息室。但邓玉娇刚出门又被矮个子男人拉回室内,并将其推倒在单人沙发上。唐芹喊来领班阮玉凡劝解时。邓玉娇又被矮个子男人推倒在单人沙发上。邓玉娇用脚蹬矮个子男人。矮个子男人伸起身子时,我发现邓玉娇手中有一把小刀,矮个子男人胸前在流血。

  6.证人袁芹(雄风宾馆服务员)的证言: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我和王贞、罗文建在雄风宾馆服务员休息室看电视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高个子女孩(邓玉娇)。一个高个子男人和一个矮个子男人也先后进入休息室。辱骂。推搡那个女孩。将其推倒在单人沙发上,矮个子男人走到单人沙发前,高个子也跟着走过去。倒在单人沙发上的女孩用脚乱蹬,手也在乱打。接着,那个女孩从沙发上站起来,右手持刀朝那个矮个子男人戳了几下。高个子男人见状上前拦时右手也被划伤了。

  7.证人王贞(雄风宾馆服务员)的证言: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我和袁芹。罗文建在雄风宾馆服务员休息室看电视时,邓玉娇从外面进入休息室。跟着一高一矮两个男人相继进入休息室。矮个子男人一掌将邓玉娇推倒在单人沙发上。此时,高个子男人站在沙发的正前方,还有一个男人(邓中佳)站在他们中间靠后一点的位置。邓玉娇面朝矮个子男人,用脚蹬他。这时。我听见罗文建喊:“流血了。”我往旁边一看,看到矮个子男人颈部以下至胸部的衣服上有血,邓玉娇手中拿着一把刀。

  8.目击证人阮玉凡(雄风宾馆领班)的证言: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唐芹跟我说休息室有人在吵架,我就赶到休息室。向邓贵大解释说:“她(邓玉娇)是楼上KTV服务员。”我叫邓玉娇离开休息室。邓玉娇往休息室门口走时,被邓贵大拉回。邓贵大边推搡邓玉娇边拿出一叠钱说“我用钱砸死你”,并将邓玉娇推倒在单人沙发上。高个子男人跟着上去,我就将高个子拉住,说:“有话好说”。此时,邓玉娇在单人沙发上用脚蹬。高个子往后退了两步,挡住了我的视线。随后我就见矮个子男人倒在地上,高个子男人手臂上在流血,邓玉娇站在沙发边,手中有把刀。

  9.公安机关出具的检查笔录和扣押品清单证明:2009年5月10日晚上,侦查人员从张树梅处提取邓玉娇委托唐芹交给其保管的女式挎包一个,从邓玉娇处提取T恤衫1件,牛仔裤1条,鞋子1双,女式挎包内有“金利”牌水果刀1把。邓玉娇母亲张树梅证言证实:2009年5月10日晚上,唐芹递给我一个包说是邓玉娇的,到派出所后,警察将包打开检查。其中有一把水果刀。水果刀经被告人邓玉娇当庭辨认,系其刺伤邓贵大的凶器无疑。

  10.巴东县公安局制作的现场勘查笔录证明了案发现场的情况。该笔录记载:“雄风宾馆梦幻城”服务员休息室内单人沙发及地面上有大量的血泊,沙发左下角及地面上有喷溅状血迹。侦查人员提取了单人沙发和地面上的血迹。

  11.湖北省公安厅出具的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证明:从现场提取送检的血迹及邓玉娇作案时所持的水果刀和所穿的高跟鞋、牛仔裤、T恤衫上的血迹,经检验,均为邓贵大、黄德智共同所留。

  12.巴东县公安局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报告书证明:邓贵大系他人用锐器致颈部大血管断裂,右肺破裂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巴东县民族医院出具的病历资料和邓贵大的死亡证明材料及证人戴炳基(巴东县民族医院医生)的证言,均证实了邓贵大在被送往医院抢救途中死亡的事实。

  13.被告人邓玉娇供述:2009年5月10日晚上8时许,我在“梦幻城”VIP5房间洗衣服时,一个高个子男人进来坐在床上。我将衣服洗完后准备离开。他站起来提出要我陪他洗澡,我拒绝了他的要求,继续往外走。他动手拉我。我摆脱后,就到服务员休息室。当时休息室有唐芹等三、四个服务员在看电视。我刚进入休息室,高个子男人跟着进来辱骂我。接着,一个矮个子男人也进入休息室,除了辱骂我之外,还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钱朝我脸部和肩部扇击。这时领班(阮玉凡)来了,对他们进行劝解。解释。并要我出去。我先后两次出去,都被矮个子男人拉回来。并将我推倒在单人沙发上。我倒在单人沙发上后用脚蹬矮个子男人。但他们仍不罢休。这时。我才站起来掏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朝向我走过来的矮个子男人刺过去。他受伤倒地后,我就向巴东县野三关镇派出所电话报警称我在雄风宾馆杀了人,并在宾馆等候派出所派人过来。没过一会儿,派出所的人就过来将我带走了。事后,我听说黄德智手臂也受了伤。我之所以用刀刺他们,是因为他们进休息室时态度凶狠,不听旁人的劝解。我又用脚蹬了他们,他们肯定要打我,我怕被他们打死。我用刀刺他们之前之所以没有警告他们。是因为如果我警告他们,他们肯定会将刀子夺过去。死的就肯定是我。

  14.湖北省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联合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证明:邓玉娇为心境障碍(双相)。系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

  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其来源合法,有效,所证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被告人邓玉娇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邓玉娇持刀刺击邓贵大不当,邓玉娇当时只是持刀在邓贵大面前上下晃动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审查,邓贵大系被刺击身亡,这不仅有邓贵大所受伤口的形状、深度等证实,而且有在场多名证人的证言佐证,被告人邓玉娇亦曾作供述,足以认定。被告人邓玉娇及其辩护人的上述辩解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邓玉娇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邓玉娇的辩护人提出邓玉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构成犯罪的辩护意见。经审查:邓玉娇在遭受邓贵大、黄德智无理纠缠、拉扯推搡、言行侮辱等不法侵害的情况下,实施的反击行为具有防卫性质。但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属于防卫过当,邓玉娇的行为构成犯罪。故对此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鉴于邓玉娇是部分刑事责任能力人。并具有防卫过当和自首等法定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情节,可以对邓玉娇免除处罚,邓玉娇的辩护人提出如果认定邓玉娇构成犯罪,应当对其免于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十八条第三款、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邓玉娇犯故意伤害罪,免于刑事处罚。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判长 姜涛

  审判员 罗桂香

  代理审判员 覃方平

  二00九年六月十六日

  书记员 李小艳

  附本案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十八条第三款 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第二十条第二款 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犯有数罪的犯罪嫌疑人仅如实供述所犯数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对如实供述部分犯罪的行为,认定为自首。

  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认定为自首。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6:55:56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5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邓玉娇案罪名引发的思考:防卫过当造成严重伤害只能构成过失犯罪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6/20090627102359.htm

http://www.dffy.com 2009-6-27 10:23:00 作者:卜安淳 来源:东方法眼
  围绕邓玉娇案,网络等媒体众说纷纭,民意汹涌。以防卫过当行为判定为故意伤害罪但免予对邓玉娇处罚,民意稍解,但议论未息。此案案情可能并不复杂,但因我所听闻者皆源于各类不同的报道和议论,难以判断案情真相,故一直未予置评。以防卫过当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犯罪而免予刑罚,这样的判决结果于其案情实际是否恰当,我亦因同样原因而难以判断,实亦不宜置评。但从防卫过当行为构成故意伤害之犯罪来看,对防卫过当及防卫过当行为构成犯罪之性质该如何认定,应该是有话可以说一说的。

  承审邓玉娇案的法院之所以如此定谳,虽非采用有关正当防卫及防卫过当之理论的通说,但应该有其一定的司法理由。相关的通说认为,防卫过当行为所构成之犯罪只能是过失犯罪,且只能是防卫过当之过失行为致人重伤或致人死亡才构成犯罪。此案承审法院没有判定邓玉娇的防卫过当行为构成过失伤害罪或过失致人死亡犯罪,而是判定其防卫过当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显然其理据与通说不符。当然,所谓通说只是各种理论认识中的一种,通说以外,还有对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各种不同理解存在。并且,无论是通说还是其他的理解认识,都不是司法解释,具体的司法者既可以参考、采用,也可以不参考、不采用。但无论司法者如何参考理论认识、如何采用理论主张,无论其实际的司法状况如何,都不应该妨碍我们进一步讨论相关的问题,进一步深化相关的理论认识。

  对于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理论认识,无论认为防卫过当行为之罪过是过失、是故意还是既可过失又可故意或既有过失又有故意,似乎都忽略了一项重要的内容,即防卫过当之过当的实质是什么。主张防卫过当行为应属于过失的通说强调,正当防卫行为本质上不属于刑法意义上的故意行为,因而防卫过当行为就不可能是故意行为。这给反对这一观点者留下了攻击点。刑法意义上的故意与一般意义上的故意虽有所不同,却不能因为正当防卫的目的只是防卫犯罪、不是犯罪而不再是故意。打击犯罪、惩罚犯罪的行为也是故意行为,防卫犯罪的行为岂能就不是故意行为?!故意行为不等于故意犯罪,不能说正当防卫行为不是故意犯罪行为就否定其故意的性质。防卫行为是一种故意行为,这是不需要否定的,但防卫过当却不应该具有故意的性质。这看上去特别矛盾,并且,按一行为不能同时具有两种属性的原则看,正当防卫是故意行为,防卫过当却是过失行为,就特别让人难以理解。

  其实,这样的讨论中、认识中的难以理解,是因为我们的讨论陷于一种认识的局限而难以自拔,即这样的讨论存在误区。这一误区就是,这样的讨论局限于认识防卫行为的性质,而忽略了防卫过当之过当的所指和性质。

  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这一条第三款中的“防卫过当”应该是对第二款内容的概括。其所谓“过当”指的应该就是第二款中的“超过必要限度”。因此,所谓“过当”实际上是过限(或过度),即正当防卫行为超过了必要限度遂构成防卫过当。所以,我们确定防卫过当的性质不应该依据防卫行为的性质,而应该依据把握必要限度与否而形成的问题的性质。防卫行为人实施正当防卫行为应当把握防卫行为的必要限度,假如防卫人忽略了防卫的必要限度、或者防卫人自以为能把握防卫的必要限度而实际上未能把握,都可能构成防卫行为超过必要限度。这样的忽略防卫的必要限度或自以为能把握而实际上未能把握必要限度的防卫行为,都应该属于防卫上的过失,即防卫过当。基于这样的分析,我们就可以明白,所谓防卫过当实际上是防卫行为人在把握防卫限度上存在过失,而不是防卫行为属于过失。防卫行为之属于故意并不妨碍防卫限度把握失当之属于过失。所以,防卫过当只应该定性为过失,不应该定性为故意,防卫过当行为造成严重伤害后果而致防卫人构成犯罪的只应该定性为过失犯罪,不应该定性为故意犯罪。因此,针对邓玉娇案这一具体案件,假如承审法院将邓玉娇的防卫行为定性为防卫过当是恰当的,那么,邓玉娇防卫过当行为造成的伤害后果即使真的构成了犯罪,也不应该定性为故意犯罪,而只能定性为过失犯罪。

  与防卫过当问题类似的应该还有避险过当的问题。刑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采取的紧急避险行为,造成损害的,不负刑事责任。”“紧急避险超过必要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第一款中关于避免本人危险的规定,不适用于职务上、业务上负有特定责任的人。”同样道理,紧急避险行为也应该属于故意行为,但避险过当(过限、过度)属于过失,避险过当行为造成重大损害后果而构成的犯罪,只能定性为过失犯罪,不能定性为故意犯罪。

  实际上,无论是正当防卫还是紧急避险,对必要限度的把握是很有难度的。这种把握需要防卫人或避险人既判断侵害行为或危险情况的性质和程度,又判断自己行为的程度和性质。特别需要强调的是,防卫人和避险人必须在身处险境的紧急时刻做出这样的判断并控制自己的行为,这是相当困难的,我们的立法和司法完全没有理由苛求防卫人和避险人。所以,防卫过当造成的伤害必须是特别严重的伤害,防卫人的行为才可能构成犯罪;避险过当造成的损害必须是特别重大的损害,避险人的行为才可能构成犯罪。

  需要指出的是,刑法第二十条的规定存在一个严重的缺陷,这就是第三款规定中的一个用语存在问题。这一款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按照其文本含义,所谓正当防卫是指对正在进行的暴力犯罪实施的防卫行为,不是针对暴力犯罪的防卫行为就不属于正当防卫。但是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第十二条)这就是说,对任何人的任何侵害行为,未经人民法院审理判定为犯罪,皆不能认定其为犯罪。刑事诉讼过程中判前只称犯罪嫌疑人而不称犯罪人,应该就是出于这样的理由。因此,刑法的这一条款要求防卫行为人判定侵害行为是暴力犯罪才能实施正当防卫,显然是很不恰当的。被侵害人应该只需要判断侵害人的侵害行为是否暴力侵害行为,是否严重危害到自己的生命安全即可决定自己是否实施防卫行为,而无须判断侵害人的暴力侵害行为是否构成了犯罪。假如所有的被侵害人都明白这一条款的文本含义,都明白只有确认了侵害人的侵害行为构成犯罪的才能实施相应的防卫行为,又都明白只有人民法院才能确定人的行为是否为犯罪行为,其结果只可能是(1)被侵害人因不能判断暴力侵害行为是否犯罪且畏惧防卫过当可能遭受的刑罚而放弃防卫,(2)行为人明知难以判断暴力侵害是否构成犯罪而不顾是否防卫过当是否会遭受刑罚而实施防卫。前者是惧法而不防卫,后者是弃法而防卫。假如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只能说明这样的法律条款既不利于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又不利于维护法律自身的尊严。

 另一方面,假如司法者依据这一条款,对针对严重暴力侵害行为的防卫行为依据事后审判确定的严重暴力侵害行为是否犯罪而定性,凡定性为非犯罪的严重暴力侵害行为,针对之的防卫行为皆认定为防卫过当行为,因这样的防卫过当而造成的对侵害人的伤害都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那么这是要求遭受严重暴力侵害而处于危急之中的防卫者与法庭之上平静地审案的法官具有相同的判断能力,这对于遭受严重暴力侵害的防卫者来说,是极不公平的。

  所以,这一被一些学者认为是确立了无限防卫权的条款,实际上存在着很大的可能导致防卫人陷落的陷阱。因此,刑法第二十条之第三款很有修改的必要,应该改为:“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侵害行为,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6/20090627102359-2.htm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6:57:38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6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邓玉娇到底有没有“病”?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6/20090626194939.htm

http://www.dffy.com 2009-6-26 19:47:25 作者:黄晏铭 来源:东方法眼
  居家中的邓玉娇,精神状态不错(6月26日荆楚网)。

  

  邓玉娇在进入警方的侦查起初,邓玉娇活脱就是一个典型的“精神抑郁”患者,巴东警方的结论给人们的深刻印象就是因“抑郁症”邓玉娇“故意杀人”了,这可倒好,仅过了个把月,邓玉娇忽然就呼啦啦地又一下子变的“精神状态不错”了,如此的变化速度,恐怕就是连川剧里边的“变脸”者们也撵不上!

  但不知,有谁给邓玉娇吃过了什么“灵丹妙药”?但不知,对邓玉娇做司法鉴定的法医们看到此后,会否觉得自己给邓玉娇做出的鉴定是不是“三间看成了间半,秀才读成了秃寸”了呢?

  在我们常人看来,邓玉娇压根儿就是精神素质很好的。事实是最好例证:面对强迫“那个”者们的步步进逼,邓玉娇能够奋起自卫说明其性格刚烈,在体力和精神方面的素质都挺好,从勇敢地同强迫“那个”们的一搏中也能印证了这一点。

  在正当防卫中,邓玉娇面临酒足饭饱后强迫“那个”们的紧追不放过,处于如此恐怖的精神状态之下,在实行正当防卫时,邓玉娇又怎么能控制其的防卫强度呢?邓玉娇在几次连躲也躲不过去的情势下才和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作斗争,说明其有相当清楚的防卫“尺寸”,为了保护住自己“那个”方面的权利,决意制止由弱到强、一波强于一波的不法侵害,就能说明其有很好的精神素质和心里状态以及清楚的防卫底线。

  但是,既然邓玉娇精神状态不错,凭啥法医给邓玉娇做出的精神鉴定是患有了还是双相的“心境障碍”呢?精神状态不错的公民又怎么能“部分(限定)刑事责任能力”呢?这是全国人民百思不得其解的两个问题。司法鉴定形成的结论应当是尊崇和服从科学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法医的鉴定可不是“下级服从上级,单为案件走向服务”的!就算鉴定人之间的鉴定水平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但也不能把一个好端端的人鉴定成“有病”吧。

  邓玉娇一会儿有“病症”!一会儿“精神状态不错”!这到底让人们听信谁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6:59:02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7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邓玉娇案中京鄂两地律师之比对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5/20090529073709.htm

http://www.dffy.com 2009-5-29 7:36:15 作者:黄晏铭 来源:东方法眼
  近日,有人对邓玉娇母女俩所聘用的北京律师指手画脚,说其泄露了邓玉娇之“隐私”,可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呢?为以正视听,在此必须澄清,北京律师究竟泄露了些什么“隐私”?

  按普通百姓朴实的观点来看,当一个人面临“故意杀人”——“人生即将被认定的事实而被牵拽到人生尽头”时,所谓的“隐私”又能值几个沙板?当人生走到“丢命”和“隐私”的十字道口时,“保命”要紧,还是“隐私”重要?这道命题,恐怕就是连小学没有毕业的孩童也能打个满分!

  当一件要案冒出两样的“实情”时,当事人所期盼、指望的代理律师不是把实情和盘托出、而是祈求得到一个带引号的实情?北京律师泄露“被控告人涉嫌强奸”能说不是邓玉娇母女俩和其所有亲属等共同一致的强烈诉求和当时聘用律师的初衷吗?在我们没患“抑郁症”的正常人看来,北京律师的正义之举的“控告”对当事人来说,显而易见是“旱苗得雨”。可就是这对于当事人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举措,反而招来的却是“邓玉娇及其母亲和其亲属”一致的“愤慨”。这样的个人“愤慨”,竟然是巴东县政府新闻发言人于5月23日凌晨通过新闻通稿的形式通报出来的,用“新闻通稿”来声明区区个人“解聘律师之民约”实属罕见。一份“个人声明”用的着堂堂的一县之府一“大清早”就出面来“谴责”北京律师吗?这到底是谁的“愤慨”?

  北京律师的举措不仅给本案划开了一道难以闭合的“事实理由”豁口,还给邓玉娇“杀出”和劈开了一条生路,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恕我疏漏寡闻,最少,到目前为止,对一个持刀“故意杀人”、还伤一人、对其“是否患有精神抑郁症”还不能下定义者既不上手铐、脚镣羁押在看守所,反而还给其个“监视居住”的优厚待遇,用这样的刑罚“待遇”一个涉嫌“故意杀人”者我还是头一遭听说。没有北京律师5月25日的《控告书》,能有5月27日“峰回路转”的——监视居住吗?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迄今为止,选择北京律师邓玉娇行为“正当防卫”;选择湖北律师邓玉娇行为是“投案自首”。这就是北京律师和湖北律师的差异,令人们疑惑不解的是,邓玉娇母女聘北京律师“成为邓玉娇在侦查阶段的代理律师”,居然不是为了及时、细致地为当事人邓玉娇做“无罪”的辩护?本案现今显露出的最大亮点则是诸多不符合常理——邓玉娇母女不求“无罪”,径直追求“自首”着实令人不可思议。天底下有谁犯事儿后,“家里大小”人明知占着理却偏偏要“弃自由而投罪”——选择律师是挑选能为“家里的当事人”给“有罪”的道儿上引——“趋害避利”!?这能说是“邓玉娇及其母亲和其亲属”的意志和选择吗?

  不管怎么讲,本案有三大问号迄今仍在那儿高高地悬而未决:(一)邓玉娇坐下,拿水果刀能否割到死者邓大贵的颈部?(二)邓玉娇“故意杀人”后,一伙儿寻欢作乐的另外两名生者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报警?(三)发案当时的瞬间,邓玉娇、死者邓大贵及受伤者们究竟是处于个什么姿势?

  再说,北京律师不泄露“被控告人涉嫌强奸”又用什么来填写控告状中的“控告请求”及“事实和理由”呢?而邓玉娇恰恰是身处在拥有“特殊服务、异性洗浴服务”的污浊环境之中,依然保持纯洁的品格有什么不愿告人或不愿公开的个人的隐私呢?!邓玉娇恰好是“出污泥而不染”的典范!同时,这正是各路媒体舆论为邓玉娇叫好的可贵之处。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7:01:39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8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能还原邓玉娇案真相吗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5/20090530213451.htm

2009-5-30 21:33:34 作者:黄晏铭 来源:东方法眼

两位湖北律师表示,将根据案件事实与法律规定,适时提出意见,以最大限度地维护邓玉娇的合法权益。如果证据表明邓玉娇无罪,将坚决为其作无罪辩护(5月29日财经网)。

  一起案件的灵魂不外是证据,若离开证据来谈案件,那不亚于是木匠手头无有“锛、锯、凿”,还要站出来奢谈一番要盖一幢木木结构的房子是一样的令人难以置信!举凡证据,有原始证据和传来证据,一般来说,原始证据的法律效力是大于传来证据的。

  一旦发生了命案,公安侦查人员为什么要在第一时间对发案现场进行勘验、检查呢?这个问题问的好,这两项活动,一勘验、二检查都是为了确定侦查方向和范围,从而获取原始证据。勘验与检查是有本质区别的,勘验的对象是发案现场、物品和尸体;而检查的对象是活人的身体。总之,勘验、检查都是为了判断案件性质、分析犯罪实施的情况和特点,进而揭露犯罪或查明事实真相。发案现场和涉案者所遗留的痕迹、物品等均是原始证据。

  连日来,邓玉娇一案进展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记者采访邓玉娇案遭围殴,打人者身份迄今还未确定、突然地“撤、换”律师等等,在此情况下,为了进一步查明在某种条件下的某种情况、某种行为能否发生而按照原来的条件进行模拟实验或演示就显得是尤为必要和重要了!更因为这种模拟也是侦查活动中的应有之义。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局长批准,可以进行侦查实验。”

  从报道来看,“邓贵大左颈部刀伤割断动脉并划破气管,右胸部刀伤穿透胸腔刺破右肺,两处均系致命伤,死亡原因为失血性休克死亡。黄德智伤情因治疗包扎暂不能鉴定”(5月18日新华网)。不管先前的“按倒”还是后来改口的“推坐”,只有侦查实验,才能予以还原邓玉娇一案的事实或当时的现象再现,据此和本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邓玉娇一案应启动模拟演示的侦查实验当包括如下5项:

  (一)根据女性体力,确定邓玉娇在坐下用水果刀能否割断逝者(邓贵大)“颈部动脉并划破气管”?(二)确定坐下者具备可否致逝者“右胸部刀伤穿透胸腔”的现象发生,验证涉案者刀伤及划痕和坐下时是否吻合一致?(三)确定坐下用水果刀可能或者不可能割到逝者的什么部位?(四)确定邓玉娇和涉案者当时各自处于什么姿势?从而证实或验证“倒”和“坐”下的各式用刀“力度、角度、走向”等,邓玉娇是曲臂用刀、还是由下而上的直捅?(五)确定邓玉娇“躺着用刀”和“坐下用刀”时所留刀痕的明显区别所在,确定邓玉娇衣服上血迹的位置和其杀人的动机起因是什么?

  确定了这5项,案情真相就明朗了一半,只有上述5项确定的缺一不可,才能为正确判断案情打造出铁一般的事实定论;也只有5项确定的缺一不可,才能提供科学的办案理论依据和完整的事实证据体系。因为5项确定的缺一不可才能最大限度地维护邓玉娇的合法权益!因为一个案件中,一半的真实和另一半忽略不计“5项确定”堪比玩虚弄假还要可怕!通过上述5项侦查实验,均可一一验证、还原究竟是“倒”是“坐”?

  不过,启动侦查实验,只有经公安局长批准才可进行,据此我说,巴东县公安局长同意还原邓玉娇案件的真相吗?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7:03:09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29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驳“律师表现不佳邓玉娇案前景令人心忧”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5/20090530144330.htm

http://www.dffy.com 2009-5-30 14:42:36 作者:黄晏铭 来源:东方法眼
   5月23日,湖北省巴东县政府新闻办关于“邓玉娇案”的最新情况通报说:警方证实不存在邓玉娇被强奸的事实,案情“第三人”邓中佳被认定没有违法行为。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已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关系。通报还称,邓玉娇母女对律师散布“邓玉娇被强奸”的谣言十分愤慨(5月29日东方早报)。

  高一飞是何方人士我不得而知,但其所言所语,不符合情理,故在此逐一驳斥:

  (一)一飞认为,邓母解除与夏霖、夏楠的合同是非常明智的。说其两位律师缺乏律师的应有形象。我倒想问一下,当事人聘来的律师,对于当事人来说,是形象重要,还是有正义感重要?在常人看来,当事人选择律师显然是后者而不选前者。要说形象,还有什么比摆设的花瓶的形象好看!?但不知一飞认为的“明”在哪里?“智”又在何处?

  (二)一飞认为,二是缺乏基本的证据学常识和实事求是的态度。两位律师“告知记者该案很可能出现重大取证失误”:“邓玉娇案发当天的内衣内裤至今没被警方提取,而是被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带回家中。”要求鉴定“残留在乳罩、内裤上的指纹或其他物证”。试问:两位律师提出这些有什么不妥?稍有常识的人们都知道,人在酒足饭饱之后血液循环必定要加速变快,加之在“特殊服务、异性洗浴服务”的“强烈欲望”使然下,其手掌上一定有比平时多渗出的汗液。再说,手汗症也是相当常见的,手汗症就是异常多汗,你一飞莫非做过涉案者的手掌鉴定不成?你凭什么说内衣内裤根本就不可能留下什么“指纹”呢?一飞冒然下定义不可能留下什么指纹显然才是于事实和法律为根据的精神相违背的。

  (三)一飞认为,三是缺乏证据鉴定程序的常识。夏霖律师说,“我向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老师,什么老师都可以。或向贵阳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物证鉴定专家刘开来求助。请大家通过网络赶快找到他们,请他们赶快答复。”律师居然以这种形式发出求助,违背了基本程序。一飞怎么会这样呢?夏霖律师面对如此紧急情况,面向自己的母校同仁发出“咨询鉴定经验、求解答案”违背了什么“基本程序”?向自己的老师、校友求助相关的鉴定事宜而发出信号断然是违背不了什么基本程序的。要说违背了基本程序,估计是两名律师没有首先向一飞“汇报”案情。

  (四)一飞认为,四是自己出了名,客观上却“损害”了委托人的利益。邓玉娇一案走到今天,两位律师披露出了诸多案情细节,这难道不是邓玉娇等的祈求?当一个少女未经专业鉴定,被警方首先“认定”为“患抑郁症”时,律师向社会公布点自己的所见所闻“与她交谈过程中……一点也看不出她有精神异常”就“损害”了委托人的利益,我看非也!正是由于两位北京律师的正义之举,率先呈上白字黑字的《控告书》后才有了邓玉娇今日的转机“监视居住”。做律师最起码的原则就是要有正义感,就算在正义感的基础之上,纵然有点儿“各自形象肢体上表现的差异、不一”,这些根本是无伤大雅的。

  当事人邓玉娇当下最需要的律师就是——拥有正义感,为自己依理据法、剖析和还原事发现场当时涉案者的各自姿势以及用刀时的情景等等,从而为其做无罪辩护!这些个,北京的两名律师都一一做到了,你一飞依据什么在此高调指责这样的律师?

  这可真是,真是逼得“哑巴也能说话”了:难道邓玉娇现在急需要的是——两名形态体表装扮像播音员似的律师一登场就首肯其有“自首”情节、仅对其“故意杀人罪”有点异议的律师吗?你一飞为什么不指出这些?听说你还是中国法学会刑事诉讼法学会理事,那就有劳您了,您给分析、模拟、演示一下,邓玉娇坐下,用一把水果刀能否割到死者邓大贵的颈部!?在此等待您的分析结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东方法眼立场无关)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7:04:30
齐人石斧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文章:1934
积分:13004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9-05-17
30
用支付宝给齐人石斧付款或购买其商品,支付宝交易免手续费、安全、快捷!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齐人石斧

发贴心情

法治社会“全民法官”谁能当得起
  东方法眼原创,本文网址:http://www.dffy.com/fayanguancha/sd/200905/20090530080726.htm

http://www.dffy.com 2009-5-30 8:06:14 作者:蒋德 来源:东方法眼
  近来,民意的介入最终影响一些个案的诉讼与判决已经成为舆论监督的一种流行趋势,以至出现一个新词:全民法官。

  “全民法官”现象与以往的舆论监督注重事实揭露不同的是,媒体,或者部分公众通过媒体直接给某人定罪。比如,“习水”案、邓玉娇案和杭州胡斌飙车案。

  习水嫖宿幼女的升级,就很难说与“全民法官”现象无关。开始,检察机关认为袁荣会等8人构成的是容留、介绍卖淫罪及嫖宿幼女罪。但提起公诉后,舆论大哗,因为“主流民意”是构成“强迫卖淫”和“强奸幼女”。在汹涌的民意面前,检察机关经过撤诉、补充侦查后改变初衷,将袁荣会的罪名由较轻的“容留、介绍卖淫”,变成了“强迫卖淫”。会不会再把其他被告的“嫖宿幼女罪”改为强奸幼女呢?难说。

  杭州胡斌飙车案则是另一种情况。对于杭州市公安机关以“交通肇事罪”将胡斌逮捕并移送,舆论是不满意的,因为他们已经给胡斌判定了“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不过,面对汹涌的反对浪潮,杭州公安机关似乎只是“推”:具体什么罪,由法院审判来定。

  这当然很难让已经认定胡斌犯“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媒体和网民满意。但大家想过没有,杭州公安的这一“推”,只不过还原了法律的本源:只有法庭才能判定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任何人都不能干预审判。钱不行,权不行,公众舆论也不行。

  也有人认为,公众行使的是舆论监督权。当然,没有公众舆论的监督不行。别的不说,没有媒体的报道,至少“习水”案的案犯可能还在逍遥法外。

  但是,试图通过舆论影响审判,甚至断言不以某种罪名下判就有猫腻的观点同样不对。因为宪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法治社会是不应该有法外施刑的,包括法律外和法庭外。

  事实上,“全民法官”非但是全民根本承受不了的称谓,而且公众也没有判人以罪的基本条件。不是说“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吗?且不说囿于专业知识的壁垒,舆论所代表的民意可能与法律理性发生冲突;就是对犯罪事实的掌握,公众也是存在问题的。因为公众对犯罪事实的了解无非是新闻报道,而媒体报道的特点决定了有些报道可能不是经证据证明了的细节。谁都知道“细节决定成败”,而在断案中,细节决定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甚至可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不过,我们也不能把“全民法官”现象归咎于公众的冲动。如果没有习水检察院在事实没有完全查清情况下的轻易起诉(发现新的犯罪事实正是其移送上级检察院的理由),舆论代表的民意也可能不会激愤到“不以强奸幼女罪下判就是包庇和放纵”;如果杭州公安交管部门不是仅凭当事人的供词就认定“70迈”,关于“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交通肇事罪”的争论也许不会那么引人关注。可以说,正是因为应对失当影响了这些办案机关的公信力。

  说到这里,记者想起了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郑鄂最近在与网民交流时的一段话:“司法权威的树立既需要全社会的共同监督,也需要全社会来共同维护,如果社会认为司法没有什么权威不权威,想损害就损害,那么,受损害的不仅是司法权威,还包括法治的社会基础,最终受害者肯定是社会大众。”

  我理解,司法需要监督,因为只有加强监督,才能保证司法公正,而司法只有公正才能保证权威;但同样,确保审判独立也是维护司法权威最起码的条件。试想,如果人人都以自己对法律的个人见解,越俎代庖对个案下判,且把一切不合自己意见的法律判断都视为“官官相护”、“为富人说话”的包庇、腐败,那我们的法治社会从何而来?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02-08 17:06:07

 44   10   3/5页   首页   1   2   3   4   5   尾页 
京ICP备 号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世界华语哲学联合会 邮箱djcm3560@sina.comhttp://哲学论坛.中国
页面执行时间 0.28125 秒, 5 次数据查询